普寧市人民政府門戶網站
普寧市人民政府

www.xo361.com

在线电视
教育懲戒即將有法可依了!
來源:南方都市報 發布時間:2019-09-25 09:34 瀏覽次數:6123 【字體:

中小學生違反紀律,老師能如何處罰?對于這個問題,廣東的教師有望有法可依。《廣東省學校安全條例(草案)》(下稱《草案》)9月24日提交廣東省十三屆人大常委會第十四次會議首次審議。草案明確,對中小學生在上課時違反學校安全管理規定的行為,尚未達到給予紀律處分情節的,任課教師可以采取一定的教育措施。

草案對教育措施做出了詳細的規定,明確任課教師應當給予批評,并可以采取責令站立、慢跑等與其年齡和身心健康相適應的教育措施。而此前廣東省司法廳公布的征求意見稿只是作出了相對籠統的規定,明確“中小學教師對學生上課期間不專心聽課、不能完成作業或者作業不符合要求、不遵守上課紀律等行為可以采取一定的教育懲罰措施”。此番草案規定了懲罰內容,可幫助教師理解措施本身。

眾所周知,體罰一直是被法律所禁止的,而各地之所以屢屢出現體罰現象,一個重要原因就在于對于何為體罰存在不同理解,除了定義,對于尺度也存在不小的分歧。此次草案規定將站立、慢跑納入懲罰措施,意味著認為罰站、罰跑不屬于體罰,是適宜的懲罰措施。值得注意的是,站立、慢跑是草案提及的具體措施,而其依據在于這兩種措施“與學生年齡和身心健康相適應”,不排除教師可以采取罰站、罰跑之外的措施,至于是否合適,判斷的依據就在于是否與學生年齡和身心健康相適應。

草案的上述變化呼應了近來外界關于教育懲戒權的諸多討論,在征求意見過程中,想必聽取并吸收了相應的社會意見。畢竟,明確懲戒權的具體內容是各方共同的訴求,已經吸引了社會大量的關注。今年7月發布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提出將明確教師教育懲戒權,教育部相關負責人表示,將制定實施細則,促進教師敢管、善管。立法的過程就是要反映社會共識,考慮到教育懲戒行為是過去導致家校關系緊張的重要因素,確實有必要作出細致的規定。

教育懲戒從模糊到清晰,這樣的變化無疑是一件好事,但問題在于,想要在這個過程獲得共識還存在不少障礙。

好的一面是,教育懲戒權得到了普遍的認可,最容易對此存在爭議的家長群體,一般都主張應該賦予教師一定的懲戒權。問題在于,懲戒權是一個抽象的概念,提及這個詞通常是表達一種理念,用以描述一種師生關系或者教育氛圍。基于這種理念會獲得一些基本的認知和共識,比如說,教師不可對學生施加暴力,不可侮辱學生,尤其是后者,因為侮辱行為可能給學生留下心理陰影,其影響可能是長期的,甚至可能貫穿整個人生。南都的報道里也提到,有學生表示適當的“體罰”是可以接受的,更怕老師的“軟暴力”;也有家長很贊成跑步這種懲罰形式,認為一舉兩得,一來令學生得到教訓,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二來還可以鍛煉一下身體,反正現在的學生普遍缺乏運動。但是,普通人的認知往往局限于此,對于操作者來說,這樣簡單的認知和共識顯然是不夠的。

具體如何界定懲戒權,其界限在哪里,怎樣的懲戒措施才是合適的,通常會存在比較大的分歧。不同的家庭、不同的教育理念對懲戒措施會有不同的理解,溺愛孩子的家長對體罰很敏感,教師囿于壓力甚至不敢批評學生。在這樣的背景下,確實需要有一套嚴格細致的規范,既指引教師,也為家長提供解釋,如此一來,教育懲戒有法可依,也就少了很多麻煩和矛盾。

就此次草案而言,可能還會有家長對罰站、罰跑存在不同意見,但法律只能尋求最大公約數,立法要做的只是盡量做到公開透明,充分聽取意見。一旦形成法律,成為教育過程的普遍規范,只要教師做到依法行事,外界即便存在不同意見,也只能遵守。

當然,考慮到教師懲戒權事關重大,會衍生大量的聲音,今后涉及教師懲戒權具體的細則,制定過程仍然需要保證足夠的開放公開。家長、教師甚至學生充分參與討論,通過對話來達成共識,這個過程對于法律本身的權威性也是一種保障。教育懲戒權不是陌生的事物,只要出臺的法律得到普遍認同,日常實踐自然也就水到渠成。